内页广告图片
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教育知识
家庭教育知识
心理疾病中的精神起因
来源:   作者:

假如我冒险去讨论心理疾病之精神起因这个问题,那我会清楚地意识到我正在接触的东西并不受欢迎。随着脑解剖学和病理生理学的巨大进步,以及总体上偏爱自然科学的倾向,我们学会了不论何时何地都为问题寻找一个物质原因的解决方式,并且一旦找到原因,就在此上建立起体系。古代对于大自然超自然的解释由于其繁多的错误而不再被人相信,这些错误多得使其在心理学立场上的价值也丢失了。在精神病学上,对于自然的超自然解释在十九世纪第一个十年里,终结于说教式的病原学理论,后者将心理疾病的起因归结于道德过错。只有在埃斯基罗尔时期,精神病学才确确实实变成了一门自然科学。

自然科学的发展带来了一种总体上的科学唯物主义的世界观,但站在心理学的立场上来考虑,这样的观念是基于对物理原因的过高评价的。科学唯物主义不言自明地拒绝承认任何物理因果关系之外的因果关系。唯物主义的教条在精神病学的运作中被简单阐述成以下话语:“心理疾病就是大脑的疾病”。这样的教条在今天依然十分流行,即便是唯物主义在哲学上已经开始衰落。唯物主义教条在精神病学上几乎不容置疑的有效性本质上是由于医科是一门自然科学,而一个精神病学家作为一个内科医生则必然就是一个自然科学家。医科学生要负担过多的专科学习,使自身受制于具有排它性的唯物论公理的影响,而不能让自己涉入哲学领域。这样的结果是,精神病学的研究只要不预先被诊断和分类的问题所占据,那它就只是解剖学的问题。由于持有单一物理因果关系世界观并且看不到心理的决定性影响,精神病学家一般来说会认为生理病因是最重要的,而心理病因则是第二位和次要的。这不是一个能赏识到心理决定因素之重要性的职位。内科医生们经常试图让我相信不可能在他们病人身上发现心理冲突或心理症状的任何痕迹,但正像我经常看到的,他们能仔细记录下所有物理性的事件而不能记录下心理方面的内容并不是由于疏忽大意,而是出于一种典型的对心理因素重要性的低估。

例如有一次,我作为一个顾问被召去咨询已经被两位知名神经专家诊断为脊髓膜瘤的病人。这是一个50岁的女患者,她的腰部出现了奇特的对称性皮疹,并伴有哭哭闹闹的发作。大夫对她的身体做了极度仔细的检查,对她以往病历的检查也同样仔细。一块皮肤被取下来做了组织学上的检查。但是,这样一个事实,既病人是一个具有人类心理的人类,还是被忽视了。由于这种对人心理的典型低估,使得疾病的起源没有被调查出来。

病人是一个寡妇。她与她的长子生活在一起,尽管他们之间有很多争吵和相互间的困难,但她爱着他。某种程度上,他代替了她的丈夫。在这样的情形下,生活对于她儿子来说就变得难以忍受,所以他就决定和他母亲分开住到别处去。第一次发作发生在她儿子离开她的那一天,这是随后病状的开始。疾病的过程,它的改善与恶化,完全符合于她与儿子关系的改变,这些也被她心理上的既往病历所清晰地展示了。错误的诊断自然不能改善症状,恰恰相反,坏的建议反而起作用。正如随后的发展所证实的,这是一个平常的癔病案例。由于两位医生都被他们的物理信仰所催眠,所以他们就不会在意病人的心理状况。他们两个想让我相信,在这个病案中,“没什么是精神性的”。

要是一个人能想到精神病学家和神经学者都不会接受自然科学以外的训练,那么这样的错误就很容易理解。然而,对于这些内科的分支来说,心理学的知识是完全必不可少的。对于普通的从业者来说,心理学训练的缺乏会在后来的实践经验和基本情感中得到补偿,但不幸的是这些都不是基本的法则。无论如何,学生们是很少听到或是根本没有听到过变态心理学。即便是他有时间去学一门心理学的课程,他也没有机会去学一门和医学实践有关的课。这至少是大陆上的状况。通常,心理学家是实验室里的工作者而不是全科医生,更不是精神病医生或神经科医生。所以一点也不奇怪心理学的观点会在病历中,在诊断中,在咨询中,被忽略。可是,这样的观点是非常重要的,不仅仅对于从夏科的时代起心理就越来越被重视的神经症领域来说是这样,而且对于精神疾病的领域也是这样。

提到心理疾病的精神起因,我首先想到的是许多近来被模糊而具误导性地命名为 “早发性痴呆症”的形式。在这个标题下,聚集了所有那些引起幻觉的,神经紧张的,紊乱性的,妄想性的情况,在这些情况里看不到那细胞破坏的典型的组织过程,而这些过程在全身瘫痪,老年性痴呆,癫痫性痴呆,慢性中毒,以及其他不属于狂躁抑郁症的病症中可以看到。确实,正如你所意识到的那样,有一些属于“早发性痴呆症”类别的病例也在大脑里表现出了细胞性的变化。但这些变化既不是有规律地出现,也不能解释病症。假如你把普通的症状和那些组织性大脑障碍的症状相比较,你就会发现惊人的差异。早发性痴呆症中没有一个普通单一的症状可以被称为组织性的症状。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把早发性痴呆症和全身瘫痪,老年性痴呆放在同一个层面来论。偶尔发生的细胞性破坏并不能向我们表明将早发性痴呆症分类进组织性疾病是正当的。我承认,无论如何,精神病人会呈现出如此质变的状态以使一个人能理解早发性痴呆症这个术语是怎么发明出来的。病房里无法治愈而又精神错乱的景象支持着精神病医生的唯物主义偏见。他的客户中包含着可以想象到的最糟糕的病例。很自然。病症恶化破坏的特点给他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这对于癔病也是同样的,但只有最糟糕的癔病才会被关到收容所,所以精神病学家看到的都只是最没有希望的恶化形式。自然地,这样一个选择必然会导致一个带有偏见的观点。假如你读一下精神病学课本中对癔病的描述,并与普通开业医生咨询室中真正的癔病相比较,你必然会承认两者之间有着巨大的不同。精神病学家看到的是最少量的癔病例子,而且是最坏的例子。但是,除此之外还有着数不清的不进医院的轻度癔病存在着,这些才是真正的癔病。早发性痴呆症也是这个样子。这些轻微的病例远远多于那些被医院隔离的例子。而这些轻微的病例永远不会被禁闭。他们被模糊地误诊断为“神经衰弱”或“精神衰弱”。通常医生决不会认识到他诊断出的神经衰弱其实是那可怕而几乎无法治愈的早发性痴呆症的轻度例子。同样,他也不会认为他那歇斯底里的侄女是个说谎者和教科书的背叛者。坏的癔病例子给了整个类别以一个坏的名声,因此,公众不会在意承认神经质,但决不会承认有癔病。


发布时间:2023-01-20  阅读:541次
0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亦庄开发区北工大软件园32号楼

电话:010- 86460743

传真:010-57125469  
邮箱:rns_vip@rnsvip.com


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我们

扫一扫,咨询我们

扫一扫,咨询我们

保存图片,微信识别二维码

微信号:心起点家庭教育服务中心

(点击微信号复制,添加好友)

  打开微信